(波士頓包)_東京歸來的靈感

boston bag

雕花包完成之後,我去了一趟東京。

 2013年2月底手術出院後,我向公司請了半年的長假。
仔細想想,上大學之後為了分擔家計,一邊半工半讀的日子持續到大四;
生活的場域就在學校、工讀辦公室、醫院、療養院裡奔波,不知道什麼叫寒暑假。

趁這次機會放下所有旁人眼光,好好地享受為了自己很想做的事,全心全意投入的奢侈。
背起剛完成的雕花包,到東京尋找靈感。
東京

旅行回來之後,這次想挑戰大型些、難度更高的作品。
最後決定用植鞣革做一款經典波士頓包。

什麼是植鞣革呢?
簡單地說,就是動物的毛皮經過脫毛去脂後,採用「植物單寧酸」作為原料,鞣製而成的皮革。
植鞣革的特性,質地密實彈性小,可塑性高。最有意思的是,經久使用的植鞣革會由白皙的皮膚色轉為迷人的焦糖色。這個過程有人稱為『養皮』。

開始同樣是打版,製作紙型
紙型
打版有個滿重要的技巧,就是畫中心線
大部份的包包都是左右對稱的,一開始就把版型的中心線標出
事後在製作紙模或是打樣都會方便許多

這款波士頓包的造型我想了很久
後來發現自己偏好圓弧的線條,構思了很多圓圓的東西(笑)
包括提把的部份,原本也想將「圓」融入整個提把設計
提袋
同時讓提把的位置可以上下移動,這樣在開啓包包拉鍊的時候
動作可以非常流暢,不會被提把擋住提袋2
但後來因為找不到能夠支撐包包重量的現成五金
不想為了設計而犧牲實用性,只好放棄這個做法
但摁是要加上圓弧線條,結果畫了個馬蹄形,雖然也是完全沒有實用性可言
還請多多包含縫合為了在皮革上裁出漂亮的圓弧角度,除了馬蹄形的飾片之外
包包側拉片也是畫了數十次才做出心目中想要的形狀和比例
如果能學會illustrator這類美工設計軟體,或許可以免去手繪的耗時OLYMPUS DIGITAL CAMERA最後呈現在側片上的效果好像少女的白皙前頸,引人遐想側片2
提把的長度要手提、上肩、或是側背,依據使用者的身型會有比例上的差異提把提把的內裡,可以使用棉繩或是膠管
不同的材質軟硬不同,呈現的挺度也不一樣
我採用棉繩,在工藝材料行可以買的到,粗細可依照自己的喜好選擇
提把兩邊的打洞數要一致,縫份只要0.2cm,越窄看起來越精緻提把第一次做提把的時候縫份留得太寬,後來全部拆掉重做
個人感覺製作手工皮革是這樣子的,有點像在磨你的性子
一方面內心期待趕快完成,但是製作的時候卻急不得
皮裁斜了,洞打錯了,扣子打歪了全都是覆水難收的錯誤
重作很花時間,當然如果不介意的話,將錯就錯也是一種特色(咦?)
但我不希望以後每當看到某個作品時,心裡就介意起哪裡的瑕疵
然後就不想使用它了
於是竭盡所能地想把每個細節做到完美提把
不斷地重複練習磨鍊技巧,並且從錯誤的經驗中精進從而獲得成就感成品

不過所謂的完美是否存在呢?
村上大叔是這麼說的:「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,就像完美的絕望並不存在一樣。」有些時刻或許放下好些
對我來說呢,製包除外!

小白的波士頓包,也收錄在春豬工作室的劄記

Comments

comments